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欢迎您!    收藏网站旧站入口丨 OA入口丨 English
急诊电话:
(020)38688102

联系我们

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13号

020-38688888

510630

当前位置: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 华医人物

不役世俗之乐,唯向我心所安 ——访我院肿瘤科专家庄承海教授

发布者:系统主管       发布时间:2018/12/12

庄承海,男,81岁,肿瘤科主任医师、教授,广东省医学会放射肿瘤份会第三届主任委员、第四届名誉主委,广东省肿瘤学会常委,癌症杂志、实用医学杂志、中国神经肿瘤学杂志编委。擅长恶性肿瘤及肿瘤疑难疾患的诊断和治疗,在漫长的从医路上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一场意外,从此与医学结缘

1938年,庄承海出生在广东潮州一个喜爱读书的家庭中。“爷爷是清朝秀才,父亲是小学教员”,先辈们正派的作风和严格的要求对庄承海影响极大,青年时代他便立志做一个“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社会”的人。中学时代,庄承海就读于潮州金山中学,在这里结识了他日后的妻子;一场意外中,妻子从高处摔下,股骨颈骨折,腿部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痛苦中的妻子对庄承海说,“你去学医吧,希望将来能把我的病给治好”。庄承海心疼妻子,答应了这个请求,在心中埋下了医学的种子。

然而,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庄父希望儿子填报师范学校,当个老师以便养家糊口——1957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潮州金山中学,孝顺的庄承海只好把志愿表上的第一志愿“北京大学”改成了“北京师范大学”,其余的志愿均为医学院校。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1959年协和医大复办招收插班生,给北京师范大学转学去协和医学院的名额,年轻的庄承海被择优选中得到了这个机会,如愿进入协和医科大学,完成八年制医学专业的学习,毕业后留校在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工作14年。

协和作为国内顶尖的医学院,庄承海在此接受了系统的医学训练,学生时期选择肿瘤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师从我国著名的放射肿瘤学专家吴恒兴、谷铣之、胡郁华教授,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吴恒兴教授是毛里求斯归侨,中文不好,出诊时需要庄承海在旁协助翻译并学习;谷铣之教授对学术要求非常严格,即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依然要求大家坚持每天学习英文文献、并定期组织学习报告会。庄老记得“老师们时常教导我,对待医学要实事求是、对待病情要寻根问底,对待病人要有高度同情心和耐心”,协和的求学岁月,为庄承海打下了坚实的医学基础。张孝骞、黄家駟、林巧稚、曾宪九等全国著名医师给予言传身教、影响庄承海医师日后的为医、为人之道。

北去南归,奠基华医肿瘤科

大学毕业后,庄承海留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工作,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医学专家。1979年,庄承海在《中华放射学》杂志发表《鼻腔筛窦癌的分期分类和治疗》一文,并在我国首部《肿瘤放射治疗学》中撰写了“鼻腔筛窦癌”章节。对该病种日后的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同年5月,他受中央组织部统一委派,南下调动至广州华侨医院工作,参与到医院肿瘤科室的建设当中。

众所周知,肿瘤放射治疗需要借助高科技仪器设备,但对于当时的华医来说,除了几位从全国各地调来的肿瘤专家,相关设备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这对从北京远道而来的庄承海来说,可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后来,在廖承志以及侨办等领导的协调下,华侨捐款从加拿大购买了价值78万的“钴60”放射治疗设备,这才让庄承海吃上了定心丸,同时广州华侨医院也成为了华南地区最早拥有放射治疗肿瘤学科的医院之一;从此,庄承海与同事们一起,从建立肿瘤学教研室到独立设置肿瘤科,使华医肿瘤学科的发展迈入了“快车道”,迅速发展为华南地区乃至全国知名的肿瘤治疗科室。其放射治疗疗效和并发症的控制都保持在国内先进水平,受到同行专家的肯定。

从事医学工作之余,庄承海无形中还与华医“疆土”之间留下了一段趣闻。上世纪80年代兴建华南快速路选址时,需要征用医院用地,按照一般原则,医院建设得让位于交通道路;然而,当时医院正在盖“钴60”放射机房——宗汉楼,这栋建筑作为放射“钴60”机的医疗用地,有远离道路、钴源机窝整体浇注等防辐射方面的特殊要求;在庄承海等人的努力下,宗汉楼顺利完工并得以保存,最终,华南快速路不得不向东移动了30多米而避开钴60”机房,此举为今日的华医保留了约月三分之一用地面积。

医者仁心,庄老离病人很近

对于病人来说,庄承海是个仁慈的医者,在凶险的肿瘤病症面前,他总是竭尽所能地帮助患者:一些当年在北京治疗过的病人,得知他在广州工作后,专程南下找他复查,可见信赖程度之深。一位来自河南郑州美术学院的病人想重酬答谢,他温和地摆摆手,笑着说“你是画家,要不送我一副你的作品如何?”,这幅文姬归汉图至今仍悬挂在庄老的家中,成为一段病人与医生之间的佳话。

对肿瘤科的同事、后辈来说,庄承海是一位严苛的师长,时刻践行着医生的职业标准。现任肿瘤科主任徐萌教授对庄老的评价:“庄老就是一名放射治疗的艺术大师。”。王奕鸣医生当年是放疗学会的秘书,对庄老带领他们学习的经历记忆犹新,“庄主任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会直接指出来,但是每次都是有理有据,让你心服口服,在接受教训的情况下茁壮成长”。作为“关门弟子”赵建夫医生描述庄老“离病人很近、特别温暖。不怕脏、不怕累,对他和其他医生有很强的感染力,在临床上起到真正的传、帮、带的作用。在庄承海坚持下,华医肿瘤科多年来一直注重对放疗并发症和后遗症的控制,以保证病人的生活质量,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广东著名书法家曾景充曾应其同学(系庄老的患友)给庄承海题过一副字:“不役世俗之乐,唯问我心所安”,这或许正是他的真实内心写照。一辈子只专注做好医事,服从医学真理,不计世俗得失,服务病人。直到今天,80岁的庄承海依然受科室后辈的邀请坚持每周一、周三上午出诊。“我现在的生活,除了照顾身体欠佳的老伴儿,就是继续给病人看病,用老师教给我的本领继续为人民服务”,庄老谦虚的如是说。

(资料来源:宣传科)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 空间 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